加入收藏夹
  首 页 |  医院概况 |  医疗特色 |  先进设备 |  科室特色 |  学术交流 |  教学科研 |  信息建设 |  文化建设 |  护理天地 |  救援医学 | 
· 家庭医生在线视频...
· 成年男性的阴茎大小怎样才算正常?...
· 家庭医生在线视频...
· 家庭医生在线视频...
· 家庭医生在线视频...
· 专家详细解读:过敏性结膜炎与干眼...
  就医指南  
  门诊就医  
  专家门诊  
  预约挂号须知  
  住院患者须知  
关键字:
 
· “共享阳光——重大疾病临床科研合作项...
· 迅速缓解口腔黏膜炎疼痛 新型口腔凝胶...
· 一些证据表明手机辐射与脑癌存在关联 ...
· 心脏病家族揪出“被诅咒”基因 到底心...
· 骨关节炎疾病修饰疗法! 如何避免其发...
· 甘露糖可改善化疗治疗癌症的效果 癌症...
· 反复腹泻?京常乐?带你解惑慢性肠炎背...
· “一站式”解决近视、老花、白内障问题...
· 恒瑞,正式宣布进军药品零售市场!...
· 青春宝抗衰老口服液助力多名WCBA球员登...
· “关注百姓健康——义诊中国行” 澳美...
· 广誉远“大闹”2019上海国际生殖协会联...
· 济川药业荣获“2018中国医药品牌社会影...
· 478年国药老字号广誉远亮相世界大健康...
 
 
中国赴马里维跟医疗分队空运后送组:每次都是生与逝世的考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阅读次数:
 
抢救小组紧急开辟“空中救护走廊”转运受伤维和官兵。 张铁梁 摄 抢救小组紧急开辟“空中救护走廊”转运受伤维和官兵。 张铁梁 摄 挽救小组紧迫开拓“空中救护走廊”转运受伤维和官兵。 张铁梁 摄

  中新网马里加奥3月29日电 (管付岩 张添朔)在中国第三批赴马里维和医疗分队里有这样一个特别的医疗小分队—空运后送组,抵达任务区十个月来,他们冒着战火的生死考验、沾染病的要挟,克服恶劣天气条件、乘直升机的种种不适与救治伤员的重重难题,杰出完成了联马团所赋予的任务。先后出动74次,转运救治伤员95人,接送遇难遗体15具,飞行间隔28200公里,向世界展示了蓝盔天使的大爱担负,也展现了中国部队医务人员高明的医术,杀人如麻的精力受到了各级医疗官及系统维和部队的普遍赞美。

  兴许良多人会以为,军人头戴钢盔、身穿防弹衣、再配上一幅墨镜,是一个酷酷的样子。可在非洲马里,热季最高地表温度达60多度,他们酷酷的背地却是难以领会的艰苦与无奈。每次外出执行任务都是一动一身汗,豆大的汗珠从头盔里滑落,厚重的防弹衣内,迷彩服常常湿透,假如不迭时弥补水分就会造成虚脱。

  北战区基达尔是反政府武装和恐惧组织的凑集地,平时,可怕分子混淆在布衣中,很难辨识身份。据不完全统计,自去年蒲月份抵达任务区以来,马里共发生各类袭击事件201起。每一次外出执行后送任务,对维和队员们来说都是一次生与逝世的考验。屡次外出执行任务的空运后送组军医王兵感叹地说:“作为军医,外出抢救伤病员必需携枪带弹全副武装,在海内从未碰到过。”

  有一次,空运后送组接到命令前往基达尔接受刚遭受袭击的伤员。组长张华霖在前进中发明,为了避免受到袭击,他所乘坐的直升机始终在超低空飞翔,而伴随医疗队员一起前往的荷兰机组人员全体荷枪实弹,两架机枪就架在机舱里随时筹备战役。到了基达尔营区,看见多少小时前被炮弹轰炸的营地,战火的硝烟还未完整退去,两架直升机不停地在营区上空巡逻,以预防袭击再次产生。

  “每次外出履行义务,咱们亲身感触到了危险就在身边,战斗就在身边,盼望马里可能早日迎来和平的曙光,各国的维跟军人不再有伤亡。”张华霖说道。

  热季时常发生沙尘暴,狂风搀杂着红色尘土,铺天盖地而来。有一次,张华霖带着卫生员在机场停机坪吸收伤员时,阴沉的天空转霎时覆盖在暴风和红色的沙尘之中。从飞机到候机厅,他们顶着大风,费了好鼎力气才冲进候机厅。而在柬埔寨维和营区,就曾经发生了一起因沙尘暴袭击,因帐篷被卷到空中,致人员受伤的情况。

  每次执行任务,等候直升机起飞前的那段时光,空调解于封闭状态,机舱内温度很高,大家经常是大汗淋漓,等飞机起飞空调开启后,常常半小时后温度才干降下来。直升机腾飞后,在空中还会涌现缺氧状况,常常会导致眩晕。飞机里的噪音十分大,只管有维护耳朵的耳罩,也让人难以适应,卫生员还曾经呈现过耳膜穿孔的情形。直升机无比平稳,飞行中常常使人觉得头晕眼花。

  最初的几回执行任务,队员们都会恶心甚至呕吐,不得不随身带两个塑料袋。不堪设想的是,一旦有病人在眼前时,医疗队员恶心和眩晕的不适感就会消退很多,由于他们所有的留神力都集中到了病人身上,聚精会神投入救护伤员中去。

  在执行前接后送任务时,无论是哪种直升机,抢救装备都得本人携带,人员运动空间严峻受限。有时为了便于视察病情,队员们不得不坐在病人担架的两侧的地上。飞机常常出现颠簸,一些看似简略的操作做起来都十分吃力,给病人用药时,须要两个人相互配合坚持稳定,能力将药液抽出。静脉输液和打针时,既要固定好病人,又要抉择飞机安稳飞行的间歇疾速操作,更要常常交流着用手固定病人,防止输液针头的脱出。

  联马团医疗官福勒上校说:“我们救济的直升机不是专用医疗用的直升机,前提非常有限,加上马里酷热的气象,执行护送伤员任务,是件很艰难的事件,你们每次都能战胜种种艰苦,顺利实现任务,很辛苦,中国军医很了不起。”

  在外功课的维和人员极易患上疟疾。有一次空运后送组接到任务,后送一名病情极其重大的柬埔寨重型疟疾患者至加奥机场,当时患者已呈浅昏迷状态,在运送途中,空运后送组医护人员始终守护在患者旁边,进行不间断察看并做了及时处理,使病人始终处于绝对稳固的状态,顺利地转交给前接的法军空运救护组。

  还有一次,接到命令火速乘直升机飞赴300公里外的梅娜卡,救护柬埔寨排爆连的疟疾患者,他们到达梅娜卡后,迅速把高烧、浑身无力的患者抬上飞机,经由途中的救治护理,敏捷投递中国维和部队二级医院进行进一步的医治,直至痊愈出院。

  柬埔寨排爆连的军队长蔡万察说,“感谢你们二级病院的医护职员们不顾被沾染疟疾的危险,对我们患疟疾队员的救治,感谢你们空中及时运送重病队员,感激你们付出的辛劳。中国军医值得我们学习,中柬友情地久天长。”(完)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 
网站关键词: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,武警医院,武警总队医院,武警,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   
© 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首页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津ICP备10003810号-4